• Mar 01 Sat 2014 03:23
  • 拜訪

拜訪

週三因送貨到高雄之便,

聯絡了曾就讀Université Paris VIII Vincennes - Saint-Denis的舊鄰居到府上拜訪,

距離上次見面時間:1995年4月在巴黎,

快19年沒見面了,

之前都是與他在臉書上對話。

再次對談,

對方已經是『大師級』的藝術家,

而我只不過是個被迫『繼承家業』的小老闆。

我很感謝他19年前在巴黎的晚餐接待,

因為那是我遊法一個多禮拜『第一次』吃到米飯,

之前每天啃法國麵包吃到怕!

其實我與他並不熟,

因為我家4月搬去,他9月就北上唸大學了,

之後當兵、出國留學,

反而是他弟弟經常來我家與同儕玩耍。

 

初次見面是透過他妹妹給我的電話,

冒昧地打電話說要拜訪他,

在異地能見到故鄉人倍感親切,

夫人的熱情招待讓我感動,

那頓晚餐是我在法國吃到最豐盛的一餐,

印象中好像吃了三碗白飯。

在台灣好像對於『吃米飯』沒什麼特別感覺,

就算是在當領隊時也是可以吃到米飯,

前兩次自助旅行遊法時,

或許是太興奮的關係,

對飲食上也沒什麼要求。

反倒是這次巴黎旅遊,

或許是高消費關係,

每天都只能吃法國麵包,

吃久了當然會怕!

巴黎中國餐館又消費不起,

那頓晚餐到現在我還心存感念,

幸好他有告訴我巴黎有『米飯』的自助餐館,

之後的巴黎之行才有機會吃到米飯。

 

再次與他對話他個性依舊沒變,

反叛、直接的對話,

共同的話題並不多,

繪畫藝術我只略懂皮毛,

我是學古典音樂的,

高中生活變成了我們共同的回憶和可以聊天的話題,

他大我四屆,

他畢業我還沒唸高中,

至少有共同的老師可聊,

他很直接地告訴我,

我太聽話了,

永遠活在家父下的『陰影』下,

他說當年我若堅持反抗下去,

日後的我將會變得很不一樣!

我只是苦笑地說那都是過去的事了。

 

其實我很想見他19歲的兒子,

初次見到他兒子大概是六個月大的小嬰兒,

如今不知道現在長得如何?

反倒是他女兒因生病請假在家,

相當美麗有氣質的少女,

與夫人一樣漂亮。

 

短短的一小時的對話,

讓我深思很多,

身體的狀況讓我面臨事業的抉擇,

我只能勇敢地面對每一天,

『活在當下,及時行樂』

對我目前生活而言或許比較不會那麼平凡無趣吧!

 

 

附註:他對於我電腦稱謂Lutetia很感興趣,

他說那是巴黎一家相當知名的『藝術飯店』,

我則告訴他那是我在閱讀大地地理雜誌所得到的靈感:

 

Lutetia 源由

巴黎最早叫做路太基 (Lutetia) ,今天流經市區中央的塞納河是此城搖籃。

古時候,河面寬數里,連蒙馬特高地也只是一個露出河面的小坡,在中流處是西堤島 (La Cite) 

兩千多年前的巴黎人是從巴黎茲 (Parisii) 部落來的漁民,只懂曬網打魚,不談流行,沒有門第,自然也沒什麼高下之分。

之後五百年來了羅馬人,造城堡、修廟堂,建了石頭房子和街道,有了劇場和羅馬浴堂,階級之分也就慢慢有了粗粗的輪廓。

不過今天巴黎的地域格局仍是典型的近代產物,中世紀和更早的城區,則集中在西堤島與周圍的塞納河岸上,以後幾百年裡才慢慢擠倒了城牆,向四面延伸出去。

摘自大地地理雜誌, 1996  10 月號,第 103 

創作者介紹

lutetiaparis

lutetiapa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itus  Lin
  • 可否引薦您的鄰居?
  • 直接打呂榮琛

    lutetiaparis 於 2014/03/02 16:4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