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起床後瞥見母親皮包,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整理了,利用工作空檔之餘順便整理母親皮包,腦中浮現當年母親車禍後在開刀房外等候消息時,我也是在整理母親的皮包。

當年整理皮包的心情是要緩和自己的情緒,現在則是平靜但是有點感傷的心情。當年母親皮包內的物品井然有序,現在母親皮包內有點凌亂,我總會大約兩個月整理一次,不然母親會找不到皮包內她想要的物品。

外人對我的印象有點冷漠,甚至冷酷!不過我夠『冷靜』。或許是家庭教育因素,父親從小教導我們說男生不可以在眾人面前哭,那是一件『蓋沒路用ㄝ代誌!』,所以我從來沒有在眾人面前掉過一滴眼淚,有時候會讓人覺得很無情,其實我是在壓抑自己的感情與情緒。

將母親皮包內的物品一一拿出來,我不會直接倒出來,因為那是『不尊重』的表現,重新分類過濾整理後,再逐一放回去,方便母親拿她所需物品。自從母親車禍腦部手術後,失智現象逐漸浮現,而且速度加速中,醫師說這是無法避免的事情,家屬要注意母親行為舉止。

今天整理母親的皮包或許是年節將近,感觸特別多,但是無論如何,終究要陪母親走下去。母親何其不幸與有幸,不幸是因為她是遺腹子,外公在日治時代因『東港事件』而罹難,在別人異樣的眼光下成長,婚姻生活相當辛苦,因為父親是標準的日本大男人主義者。感謝上帝讓母親在車禍後能『奇蹟式』生還,雖然有逐漸地失智,因失智而『遺忘』,自從母親婚後的辛苦和家中近年來發生許多事情,因著遺忘『傷痛』而得著快樂,從照顧人變成被照顧者也是種幸福。

自從母親車禍後,家中生活有些變化,父親依然過著他往常的生活,絲毫沒什麼影響,大哥、家妹都有自己的家庭生活要照顧,影響似乎也不大,而孓然一身的我似乎『理所當然』要負起照顧母親的責任,從吃藥、看診、日常生活起居等大小事必須關注母親的行為舉止。幸好母親平常事情還能自理,最感謝的是她還能下廚,雖然已經無法像往常般吃到『精緻』的料理,但是清淡簡單的料理何嘗不是現代人最需要的嗎?因為我不會下廚作料理,雖然我很會作家事,我卻很不喜歡廚房的事情。

活到這把歲數才體會出『遺忘』是件幸福的道理。

創作者介紹

lutetiaparis

lutetiapa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