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文  

成大校園廣場命名之事沸沸揚揚吵了有一段時間了,

尤其是成大歷史系教授的一席話,

引爆了校園學術中立與政治的角力,

也讓我回想到老家鄰居目前還在任教的歷史老師和我唸高中時的歷史老師的差異性。

 

以下言論我自己負全部法律責任,

老家鄰居目前在屏東女中任教,

大學畢業於成大歷史系,

應屆畢業沒考上研究所,

補習一年後考上成大歷史研究所,

畢業後靠人事背景關係到屏東女中任教。

 

當陳前總統說高中歷史要加重台灣史實比例時,

她說台灣沒有歷史可教導學生,

這是成大歷史研究所畢業的高中老師。

 

我高二時的歷史林老師,

綽號:阿嬷。

因為當年她三十六歲看起來像六十三歲!

台大歷史系畢業。

她曾經用整節課五十分鐘讓我們學生討論當時南非種族隔離政策,

同學們可以自由發表自己的看法和意見,

老師只是靜靜地聽我們的論述,

當同學問老師的看法如何?

林老師沒有表達任何意見,

她說這是讓你們獨立思考與批判精神的重要性。

 

不同的學風造就不同的學生,

也影響到日後如何教導學生歷史觀念。

 

引述我重考大學那年(19881)投稿自立晚報的文章,

『歷史是真實且無情的,

我希望我們這一代能扭轉開創時局,

是站在歷史的關鍵上,

努力追求更高層次的幸福、民主、自由、人權、公義、環境、生態..........

為下一代建立開放自由、公理伸張的社會爲後人留下美好的腳步,

不要成為歷史的罪人,

不要將歷史的包袱讓下一代去承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tetiaparis 的頭像
lutetiaparis

lutetiaparis

lutetiapa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